呓殇

或许是熟悉的缘故,公车上的我终于不再形色仓皇地做出可笑动作。 其实你我都是明白的,那个斯文恬静的靠窗女孩,和这个喜欢全神贯注盯着鞋底看的Sb。都是我们给予对方最保险的伪装。 我们始终是行驶于这条线路上熟悉的陌生人, 可为何黯哑成殇? 在高三的这关键时期,每天每夜呓语呢喃着你。 ...
| 0个评论 已有6568人围观

归家

晚自习的铃还是不负众望地响起。 欢呼中,人群开始慢腾腾消散。 不禁还是皱了皱眉头。 望着一桌子的练习卷,猛地一霎那响起了语文课上老师提到的那个日本女子; 想给自己也”断舍离“一回。不过很快又醒悟了过来:或许自己的魄力还不够呢。 虽已是深秋近严冬了,可南方的冬貌似总飘忽不定,特别在这个小城市里,一年到头只有冷热交替着。 ......
| 0个评论 已有6282人围观
Join her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