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醒时分

8点被舍友闹钟吵醒,乌鲁木齐的早晨只有夜色相陪衬。倒头再睡不知不觉中竟到了南方的一个小餐馆。面对桌的女孩被两个满脸横肉的东南亚人调戏众人却无动于衷。愤怒之余抄起酒瓶与其对峙,却被无端的诈骗电话拉回现实。

孱弱的阳光努力地想从窗帘的缝隙里渗入时,孤独还在放肆地蔓延于空落落的寝室边边角角。


分享到: Twitter 豆瓣 更多

添加新评论

| 0个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