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家

晚自习的铃还是不负众望地响起。 欢呼中,人群开始慢腾腾消散。 不禁还是皱了皱眉头。 望着一桌子的练习卷,猛地一霎那响起了语文课上老师提到的那个日本女子; 想给自己也”断舍离“一回。不过很快又醒悟了过来:或许自己的魄力还不够呢。 虽已是深秋近严冬了,可南方的冬貌似总飘忽不定,特别在这个小城市里,一年到头只有冷热交替着。 ......
| 0个评论 已有7179人围观
Join here.